智力測驗

本文所稱的臺灣包含臺灣本島、周圍外島以及澎湖群島。

中華民國之於臺灣就如同以色列之於巴勒斯坦。臺灣與巴勒斯坦在二戰前分別是日本和英國的殖民地,在戰後獲得解放,理應經由住民自決成立新政府或選舉決定併入現存國家。但在英美的主導下,巴勒斯坦被猶太人的以色列國管轄,而臺灣則是被中華民國管轄,並未經過住民的同意。

巴勒斯坦已經在 2012 年加入聯合國。希望有生之年能看見臺灣遲來的住民自決。

下載

國旗都取自維基共享資源。所有版本都以 CC BY-SA 4.0 釋出。

向量圖

向量圖以 SVG 格式儲存。

點陣圖

這裡藉由 canvg 載入向量圖後,把它畫在 <canvas> 畫布上。畫布就像一般的點陣圖,按滑鼠右鍵或長按觸控螢幕可以觸發選單。

拖延道歉啟事

因為忙於醫師國考,所以到 都很難會有新文章出現,敬請見諒。考完會好好為各位看倌整頓本站的內容。

其實本來打算永遠都不要回來的,但是在讓我有力量繼續走下去。♥,我也是妳最特別的生日禮物吧?

維護筆記

因為 SHA-1 被 Marc Stevens 破解了,所以本站提早更新 TLS 金鑰。

我在 GoDaddy 用 415 元敗了 jdh8.org 了,所以網址就移過來噢!

因應 Heartbleed 臭蟲,本站提早更新 TLS 金鑰。

TWBBS.orgDNS 伺服器異常,導致本站域名無法解析。因此我決定把本站又重定向回 jdh8.no-ip.org 以求穩定。

此外,本站的 oEmbed 服務乏人問津。為了保持整潔,很遺憾地我決定停止服務。

給所有不翻牆的朋友

轉貼本文,作為對中國以防火長城封鎖 VPN 的抗議。

作者/佚名

当 Youtube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优酷,而且 Youtube 的英文视频我也看不懂;当 Facebook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人人,而且我也没有多少国外朋友;当 Google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百度,而且百度更懂中文;当 Twitter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微博,而且 Twitter 远没有微博功能强大;当 Wordpress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博客,而且 Wordpress 的各种插件我不用也罢。

当 Dropbox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同类服务做的像坨屎;当 Gmail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 Gmail 几乎没有垃圾广告;当 Google Docs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协作平台;当 Google Reader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 RSS 订阅整合和分享功能远没有 Reader 优秀;当 Picasa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相册。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Youtube 有即时翻译功能,而且里面每天都会产生大量优秀视频;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Facebook 有各种有趣应用,甚至可以整合到 Outlook 里面;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Google 有 scholar search,还有各种个性化的服务;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Twiiter 各种神奇,甚至可以用来估算龙卷风带来的损失;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Wordpress 可以做简易的网站,可以很轻松的定制个性化服务。于是,我想到墙外看看,却发现——我得不到他们,我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被默默的剥夺了。

更加恐怖的是:全世界都用 Twitter,只有我们用微博。我们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维度,我们使用的永远是劣质的山寨品,甚至还要承担比正品更高的价格。当我们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当我们只能获得经过别人筛选过的信息,无知者无畏将是我们唯一的宿命。比起在各种“异端邪说”中艰难寻找真理,对无知的恐惧更让我胆战心惊。

给所有不翻墙的朋友:

你可以说我在墙内得到的信息足够了,翻墙出去完全没有必要。但请记得,终究有一天,你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但却发现,由于当初的漠不关心,我们现在已经生活在信息的牢笼中,再也出不去了。

反導函數與雅量

學妹拿了一張微積分考卷,白色的底子帶著黑色的題目與滿江紅的批閱。當她拿給我們看時,一位數學愛好者說:

y = cos x

\tan x = \frac{\sin x}{\cos x} = -\frac{y'}{y}
\int \tan x\,dx = -\ln \left| y \right| = \ln \left| \sec x \right|.

我說:

y = sin x

\tan x = \frac{\sin x}{\cos x} = \frac{\cos x \sin x}{\cos^2 x} = \frac{yy'}{1 - y^2}

	\begin{align*}
		\int \tan x\,dx &= \int \frac{y}{1 - y^2} dy \\
			&= -\frac{\ln \left( 1 - y^2 \right)}2 \\
			&= -\frac{\ln \left( \cos^2 x \right)}2 \\
			&= \ln \left| \sec x \right|.
	\end{align*}
	

一位外號叫大怪客的同學緊接著說:

y = tan x,則 y′ = y2 + 1。


	\begin{align*}
		\int \tan x\,dx &= \int \frac{y}{y^2 + 1} dy \\
			&= \frac{\ln \left( y^2 + 1 \right)}2 \\
			&= \frac{\ln \left( \sec^2 x \right)}2 \\
			&= \ln \left| \sec x \right|.
	\end{align*}
	

我們不禁哄堂大笑,同樣的一題,每個人卻有不同的感覺。那位朋友連忙把考卷用 L 夾夾好,她覺得 tan 就是 tan,不是 sin/cos,也不是 y,更不是 sec2 的反導函數。

如果他能從老把戲解題,你又何必要他走向法國佬的新方法呢?你聽你的 Bronstein,他看他的 Moses,彼此都會有等量的 pass 的感受。人與人偶有摩擦,往往都是由於缺乏那分雅量的緣故;因此,為了避免學生來要分數,增進和諧,我們改考卷的時候必須努力培養雅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