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序低花搭配強無王可能有害

我一直在研究 Wbridge5 這個優秀的橋牌程式。曾經我對於它收錄反序低花卻預設停用感到不解。後來我得出一個結論。

Wbridge5 預設開叫強無王,因此停用反序低花。收錄反序低花是因為 Wbridge5 提供開叫弱無王的選擇。

反序低花源自 K-S。反序低花流行東亞與東南亞,是因為精準制的流行。精準制大致是 K-S 制加上強梅花,因此也繼承了弱無王的傳統。

現在我們打美式的制度,開叫強無王。很多人卻仍然使用反序低花。不可否認反序低花有好處,只要搜尋反序低花inverted minors 就能找到。在此我只列出反序低花的壞處作為平衡報導。

答叫垃圾筒 1NT

反序低花的問題不在於特約本身,而是制度隨著特約修改 1NT 答叫。答叫 1NT 通常有二種意思:

建設性 1NT
即使我方兩人皆低限,也期望吃到 6 墩。
垃圾筒 1NT
可能是弱牌。假如我方皆低限,期望吃到 5 墩。

開叫 1♠, 1, 1,若敵方不插叫,為了防止掉局,答叫的 1NT 都是垃圾筒。

假如答叫反序低花,敵方不插叫,都是垃圾筒 1NT。

假如答叫反序低花,那麼開叫 1♣ 後即使敵方不插叫,答叫的 1NT 也是建設性 1NT,因為弱牌可以答叫最長牌組。即使是 3-3-3-4 的弱牌也答叫 2♣,因為開叫人常有 4 張梅花。

開叫 1♣ 保證 3 張
低限時,恰好 3 張的機率是 21.5%。
開叫 1♣ 可以是 4-4-3-2
低限時,恰好 3 張的機率是 20.4%,4-4-3-2 的機率是 5.19%。

反序低花把 4 張支持的弱牌丟進垃圾筒

在 3 階表達 5 張支持的確提升了阻塞性,但 4 張支持的弱牌由 1NT 出聲卻降低了阻塞性。難道 2 低花只比 1NT 高一、二級,差這麼多嗎?我們考慮以下的叫牌過程。

西
1♣-1NT
X--?

要不要逃倒是其次,重點是東家用罰放表達正性答叫。無王合約對莊家不利,平均牌力只能吃到 6.06 墩。即使 1NTxS−3 還是比 3NTE= 慘,除非身價有利,況且雙方主打總和很可能不到 13 墩。

假如當初回答的是 2♣,東家要有梅花牌組才能罰放,否則正性答叫都得到 2NT 以上。阻塞的意義在於讓敵方高叫強牌。雖然 2♣ 只比 1NT 高一級,敵方原本用於表達強牌的 pass 與扣叫硬是被抬到了 2NT 以上。

智力測驗

本文所稱的臺灣包含臺灣本島、周圍外島以及澎湖群島。

中華民國之於臺灣就如同以色列之於巴勒斯坦。臺灣與巴勒斯坦在二戰前分別是日本和英國的殖民地,在戰後獲得解放,理應經由住民自決成立新政府或選舉決定併入現存國家。但在英美的主導下,巴勒斯坦被猶太人的以色列國管轄,而臺灣則是被中華民國管轄,並未經過住民的同意。

巴勒斯坦已經在 2012 年加入聯合國。希望有生之年能看見臺灣遲來的住民自決。

下載

國旗都取自維基共享資源。所有版本都以 CC BY-SA 4.0 釋出。

向量圖

向量圖以 SVG 格式儲存。

點陣圖

這裡藉由 canvg 載入向量圖後,把它畫在 <canvas> 畫布上。畫布就像一般的點陣圖,按滑鼠右鍵或長按觸控螢幕可以觸發選單。

防攻堅措施

佔領國會行動只有二種結果:退場或被清場。我們要有最壞打算,以不進醫院為目標。以下來自外島三棲部隊的特工指點。

防身

準備全罩式安全帽,不解釋。帶口罩、蛙鏡部份削弱催淚瓦斯的攻擊,有阿拉伯之春等級的防禦當然更好。此外,攻堅時很可能會進行區域性斷電,所以要帶手電筒。

鋼鐵人式防禦

準備厚紙板或四個以上寶特瓶,用封箱膠帶綁在前臂、小腿上。這樣在推擠、抵抗時比較不會受傷。當對方揮舞棍棒時,就可以安心用已保護的前臂阻擋了。

攻擊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4 想想有哪些武器未受管制棍棒類。齊眉棍與棒球棒是你的好朋友。此外,棍棒類的武器也有防身效果。

知進退為英雄,識時務為豪傑。

藍黨無理、學生無罪、協議可商、大陸無聊

出處已河蟹,感謝切開提供備份

作者/Masao Syo

原作者基于文中逻辑对于后来冲击行政院的学生表示无法赞同。

原文

简要给这次的事件定个性,就是蓝党无理、学生无罪、协议可商、大陆无聊。

今天的主要内容有:

  1. 服贸协议弊大于利,但对陆外交应容忍两害相权;
  2. 国民党违法回避审查,操纵两院唱双簧践踏民主程序引发祸端;
  3. 民进党充分履行在野监督义务,学生以各自觉悟自发维护法治宪政;
  4. 大陆网民百步笑五十步嘲讽正常民主纠错过程,其中部分已经拉低知乎的智商。

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被践踏的立法程序

如果写专栏的话我会严格按照以上 1234 的顺序,但既然回答的是为什么反对,那自然就从周一立法院发生矛盾的具体情节入手。

如果部分答主连以下几则详细情况都没有了解到,我不认为你们有资格对这个问题发泄自己廉价的大国自豪。

首先,根据国际法和国际商法的惯例,贸易类协定的缔结有签署批准两步,为的就是兼容大多数民主国家外交立法分权,国民党执政,因此国民党指派的外交人员有权签署,但是回到国内是否作为国内法规落实,要看整个立法系统(含国民党内支持/反对人士、民进党、第三方利益集团)的逐条审查、转为国内法才能实现其效力。

这个程序是万万省不得的

从可能性上,如果国民党内对签署协定的意见是 60% 对 40%,那么这个协议是签署得下来的,而回到立法院内,国民党占 58% 的席位,民进党占 35%,那么民进党内只要有 66% 以上的人投反对,就足以令协定签署而不通过。

从结果上来说,涉及国家核心利益以及体制的议案中,迫于外交考量签署而不在国内立法落实的情况比比皆是,我给你讲个笑话:大陆地区是人权两公约(《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方。

中华民国立法院议事法明确规定立法需要经过立法院开会讨论表决通过。

因此,在协定送到立法院时,民进党第一时间要求召开公听会,随后进行实质审查。公听会共 20 场,然而国民党立委张庆忠曾在己方 10 场开完,民进党只开 4 场的情况下强行单边拉入审查,最终在各方指责不了了之。民进党的公听会于 3 月 10 日结束,党民交流也取得了卓著的效果,70% 民众认为协定需要逐条重审。趁热打铁,民进党立委陈其迈于 12 日根据议事法抢排议程开始审查,本来,正常的民主争论应当开始。

但是,又是这个法盲立委张庆忠,在周一的会议中公然践踏议事程序,拿个麦克风在角落里宣布审查已经通过了

去年六月送立法院,两党协商开了 20 场公听会,七成民众都赞成要逐条审查,刚刚开始实质审查的议程,突然来个超过三个月视为通过,其掩耳盗铃程度只有大陆的对日政策堪与一比。

而追溯其原因,其本人的说法是篡改协定性质,划进民国法规分类宪法、法律、命令中的行政命令一级,无需审查。可是缔约类文件一律应以法律落实,甚至对于民国这样的小国生死攸关的贸易协定,依宪法重要性进行审查表决也不为过,作为以不违背宪法法律为条件的命令是绝对达不到的。还且不说协定既然为对大陆外交的产物,如果成了对全体国民的行政命令,难道马英九吴伯雄认为民国政府是大陆地区政权的下属机关?

说起来,国民党这次事件中所表现的嘴脸的确越来越有大陆地区官场的范儿了 :

newtalk

因此部分学生没有逐字阅读服贸协议并不构成我们嘲讽此事的理由,他们关注的是民主本身。

不用管你服贸协议是什么,践踏民主程序就该斩立决,你把民国作大陆,我教蓝党变匪军。

少年自由则国自由

在民主监督程序遭到践踏,国贼当道,法治延续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今日民国的学生,表现出了五四、五卅前辈们风范,毅然挑起了发出社会呼声,关注家国天下的重任。

而他们远远不是抗议人群的全部,不是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挑东西起来的群氓。

事实上,这只是民进党筹备的周五全民包围立法院行动的前奏,在民调已经多数倾向审查的情况下,立法院内的国民党立委并无任何民主的说辞可以依赖。民进党固然需要对前来的群众进行帮扶、组织。但这都是国民群众最为正常的表达行为,是生而为人的固有权利,当然,不排除一些大陆人认为自己没有。

值得注意的是,直接许可了示威活动继续存在的,并非学生的所谓暴力,而是立法院方面的默许。其实民国政府在治安方面的强制力并不比大陆地区差太多,只是行政机关及所属治安单位不能主动干涉立法机关的分权原则。立法程序出了问题遭遇示威,这是立法院与国民的自家事,只有立法院主动请求的时候才会有治安协助。但是这次,立法院长王金平沉默了。沉默的理由我想很简单:立委违法,引火烧身,曲在己。

而在现场的示威学生,并不如大陆媒体断章取义所认为的那样极端,他们成立了 150 人的治安队,并且对前一天部分同学激愤之下砸匾的行为进行了反思。很多对零星几张视频新闻截图就津津乐道台湾学生的脑残民粹的围观者,我只能建议你们去把所在视频源找出来看完,树立个完整的印象,哪怕多看几帧呢?

糾察隊員中原大學財經系學生陳亮廷接受 TVBS 訪問時,說「破壞設備當然是不對的。」
攻佔立法院抗議行動進入第 3 天,學生團體,化衝動為祥和,成立糾察隊,維持現場秩序,由於先前攻入議場,部分學生喝啤酒拍照,甚至破壞麥克風沙發等國會公物,一度引發外界非議,擔心抗議活動,被模糊焦點,現場招募,成立 150 人糾隊,幫忙發水,物資及維持秩序,糾察隊表示,20 日上午採取靜坐,場面平和、破壞公物的確不對,有糾察隊員為此出面鞠躬致歉。

因此,这次事件在一个正常的旁观者眼中,是一个完全地、由立法委员违法为合理起因的,大学生凭自身觉悟执行民主程序、行使民主权利、通过非暴力不合作坚决捍卫程序正义和国家利益的正常事件,对于民国这个地缘政治复杂、宪政落实严格的国家来说实乃司空见惯的正常政治事件,是梁启超少年自由则国自由的根本体现。

服贸协议送委至今朝野相争半年多大学生也作壁上观,他们偏偏在立委的违法行为触及法治宪政底线的当口才占领立委,这种经过头脑的理性敏感远非大陆奉旨上街的抗日游行可比。

到场的原大陆学生运动人士吾尔开希评价说学生能够在历史的关头能站出来,说明台湾岛是有希望的,民国是有希望的。

大陆地区的希望,又在哪里?

与虎谋皮的服贸协定

看到回答列表里如此之多他们根本没好好读服贸协定。因此虽然在第一条里已经阐明了抗议与协定本身关系不大,我还是当仁不让地逐条读完了作为理科生本不必读的服贸协定全文。

于是我知道了,这些叫嚣别人逐条读完的人才是真没有读过服贸协定。

因为协定正文的每一条,都是服贸总协定上逐条抄下来的屁话,基本可以用除了另有规定的以外我啥也不管来概括。民国、大陆均是WTO成员,不可能违反服贸总协定的最低标准、原则上也断然不会让出一点点标准以外的利益。

这群五十步们应该叫人逐条读的是服贸协定承诺表,这张表才是服贸协定所需要落实的细节,也是大学生要求逐条重审的利益关系本身。双方承诺表的新华社标准稿在此

由于并非商法专业人士,对于这两张承诺表只能从国际法和比较法的角度作出一些结论:

  1. 国民党并不愧为民国执政党,做事还算有底线。在事关民国的经济、交通、金融市场安全方面的几个命门的持股问题上毫不松手。主要体现在海运、路桥、通讯业不允许大陆具有控制力。当然,大陆方面也如此做,双方各将核心事业的对方持股比例压在50%以下,金融上民国因经济体总量小,几乎不允许大资金干涉,金融承诺卡得更小些这也是国际惯例;
  2. 双方一致规避低素质务工人群跨境流动,也不鼓励台胞长期定居大陆。这至少从客观上避免了大陆农民工涌入台湾然后过几十年玩克里米亚公投的最恶性情况,这件事谈得也比较到位;
  3. 总体要价上来看,民国处于严重劣势,新的服贸协定并不能帮助民国发挥高精尖优势,反而会进一步加大大陆的廉价服务成本对民国服务贸易的不正常冲击,助长大陆人已然习惯的大陆养活了台湾偏见。在一部分具体条文上,国民党很明显是无牌可打,吃了大亏,比如非常重要的关于批发经销的条文:

    大陸對配銷的承諾

    大陆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对跨境交付不做承诺。而且限制台湾品牌在大陆的影响力,65% 与 30 家的限制就是要么不许做大,要么变成国企。

    (这可是自由商品贸易的核心,批发——零售啊!)

    台灣對配銷的承諾

    反观台湾,对大陆批发零售企业一路绿灯,门户洞开。当然这也是迫于劳动力价格的无奈,8 块钱一包的张君雅小妹妹和 1 块 5 一包的小浣熊竞争起来,限不限制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长此以往,大陆愤青动辄大陆卖给台湾吃的喝的养活了他们的呼声可要愈演愈烈咯~

综上,弊大于利是那是肯定的,但不一定就不能签,这中间很多的弊端是小国面对巨大经济体的马太效应造成的。是眼前的钱重要还是国家的前途重要,还是说眼前多赚点钱对国家的前途也重要,这过程中就需要民主的商讨,因此只要国民党接受对话合作,回到民主政治的轨道上来,以民国的国民素质并不会因为一纸条约而唾弃之——李鸿章也是忠臣啊!

当然对于某些沾染了一身大陆气的腐烂官僚来说,哪个重要是显而易见的,学生们砸他的牌坊并不冤枉。什么你说于右任提写的牌坊?——他们配吗?

张庆忠与抽屉里的陆商名片
违法当事人、张庆忠抽屉里搜出的陆商名片

自以为富有的乡下佬

我是看到 @yolfilm 的回答以及他最近顶着无脑反对的坎坷才关注到这个问题的,在此我再次见识到了知乎群体素质的下滑和祖国全新的政治正确。因为这与陆台关系和大陆媒体近几年的强势息息相关所以我就放在结尾说说无妨。

这次立法院事件正如克里米亚事件一样,墙内墙外完全不是一个氛围,大陆媒体论证民主无能独裁万岁似乎变得比二十年前强有力多了,玩的手段也越发花样百出,现在的砸牌照片啊,视频截图自配字幕啊等等看起来也有图有真相了很多。这也助长了大陆愤青玩双重标准打压对岸的勇气,比如 yol 叔就针对普遍的大陆人自豪过度现象讽刺了两句就受到了足以令之哭笑不得的睁眼瞎指责:

yol 叔:

「咋不能感谢大陆的善意呢?」

「感谢呀,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评论里马上有人揪着跟进了

@林川

大陆人很少听到什么让台湾谢主隆恩的心态,台湾却总以抵制这种心态来标榜自己,仅小窥心态这一点上,恐怕攻守之势互异也

还拿了 111 个赞呢,那让我们来看看单这些回答里多少人有这心态:

台灣的經濟的確已經沒有退路,唯有依存大陸才能不再原地踏步。
日本玩高端,韩国中端,东南亚低端。你屁大的地方玩中端可是现在的不容乐观,韩国抢的差不多只剩内衣了(个人觉得这还是乐观看法,我打算写裤衩来着!)除了依附大陆这个庞大的经济体我真的看不到还有啥办法了!!
这种人上着大陆的网络,靠在大陆打工生存也就罢了,整天言语之间显示着优越感

还有这位直接辱骂 yol 叔的 @Kouji Minamoto 同学:

還有關於台灣人他們的心態,島國心態比較多啊,和你吵,吵不過就無理取鬧要不然就不說話了,顯得是你去惹他,這樣的人知乎某位來自寶島的大大就是,而且很典型,你有理有據,拉黑你;你無理取鬧反而會留在那裡顯示出他的優越。呵呵,Y大大好生厲害

本来人身攻击什么的不归我管,可是我记得你还问过一个问题:

kouji

自以为富有的乡下穷人——
啧啧,我正想给你们个概括呢,不客气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