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測驗

本文所稱的臺灣包含臺灣本島、周圍外島以及澎湖群島。

中華民國之於臺灣就如同以色列之於巴勒斯坦。臺灣與巴勒斯坦在二戰前分別是日本和英國的殖民地,在戰後獲得解放,理應經由住民自決成立新政府或選舉決定併入現存國家。但在英美的主導下,巴勒斯坦被猶太人的以色列國管轄,而臺灣則是被中華民國管轄,並未經過住民的同意。

巴勒斯坦已經在 2012 年加入聯合國。希望有生之年能看見臺灣遲來的住民自決。

下載

國旗都取自維基共享資源。所有版本都以 CC BY-SA 4.0 釋出。

向量圖

向量圖以 SVG 格式儲存。

點陣圖

這裡藉由 canvg 載入向量圖後,把它畫在 <canvas> 畫布上。畫布就像一般的點陣圖,按滑鼠右鍵或長按觸控螢幕可以觸發選單。

給所有不翻牆的朋友

轉貼本文,作為對中國以防火長城封鎖 VPN 的抗議。

作者/佚名

当 Youtube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优酷,而且 Youtube 的英文视频我也看不懂;当 Facebook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人人,而且我也没有多少国外朋友;当 Google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百度,而且百度更懂中文;当 Twitter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微博,而且 Twitter 远没有微博功能强大;当 Wordpress 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博客,而且 Wordpress 的各种插件我不用也罢。

当 Dropbox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同类服务做的像坨屎;当 Gmail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 Gmail 几乎没有垃圾广告;当 Google Docs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协作平台;当 Google Reader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 RSS 订阅整合和分享功能远没有 Reader 优秀;当 Picasa 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相册。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Youtube 有即时翻译功能,而且里面每天都会产生大量优秀视频;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Facebook 有各种有趣应用,甚至可以整合到 Outlook 里面;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Google 有 scholar search,还有各种个性化的服务;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Twiiter 各种神奇,甚至可以用来估算龙卷风带来的损失;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Wordpress 可以做简易的网站,可以很轻松的定制个性化服务。于是,我想到墙外看看,却发现——我得不到他们,我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被默默的剥夺了。

更加恐怖的是:全世界都用 Twitter,只有我们用微博。我们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维度,我们使用的永远是劣质的山寨品,甚至还要承担比正品更高的价格。当我们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当我们只能获得经过别人筛选过的信息,无知者无畏将是我们唯一的宿命。比起在各种“异端邪说”中艰难寻找真理,对无知的恐惧更让我胆战心惊。

给所有不翻墙的朋友:

你可以说我在墙内得到的信息足够了,翻墙出去完全没有必要。但请记得,终究有一天,你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但却发现,由于当初的漠不关心,我们现在已经生活在信息的牢笼中,再也出不去了。

防攻堅措施

佔領國會行動只有二種結果:退場或被清場。我們要有最壞打算,以不進醫院為目標。以下來自外島三棲部隊的特工指點。

防身

準備全罩式安全帽,不解釋。帶口罩、蛙鏡部份削弱催淚瓦斯的攻擊,有阿拉伯之春等級的防禦當然更好。此外,攻堅時很可能會進行區域性斷電,所以要帶手電筒。

鋼鐵人式防禦

準備厚紙板或四個以上寶特瓶,用封箱膠帶綁在前臂、小腿上。這樣在推擠、抵抗時比較不會受傷。當對方揮舞棍棒時,就可以安心用已保護的前臂阻擋了。

攻擊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4 想想有哪些武器未受管制棍棒類。齊眉棍與棒球棒是你的好朋友。此外,棍棒類的武器也有防身效果。

知進退為英雄,識時務為豪傑。

藍黨無理、學生無罪、協議可商、大陸無聊

出處已河蟹,感謝切開提供備份

作者/Masao Syo

原作者基于文中逻辑对于后来冲击行政院的学生表示无法赞同。

原文

简要给这次的事件定个性,就是蓝党无理、学生无罪、协议可商、大陆无聊。

今天的主要内容有:

  1. 服贸协议弊大于利,但对陆外交应容忍两害相权;
  2. 国民党违法回避审查,操纵两院唱双簧践踏民主程序引发祸端;
  3. 民进党充分履行在野监督义务,学生以各自觉悟自发维护法治宪政;
  4. 大陆网民百步笑五十步嘲讽正常民主纠错过程,其中部分已经拉低知乎的智商。

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被践踏的立法程序

如果写专栏的话我会严格按照以上 1234 的顺序,但既然回答的是为什么反对,那自然就从周一立法院发生矛盾的具体情节入手。

如果部分答主连以下几则详细情况都没有了解到,我不认为你们有资格对这个问题发泄自己廉价的大国自豪。

首先,根据国际法和国际商法的惯例,贸易类协定的缔结有签署批准两步,为的就是兼容大多数民主国家外交立法分权,国民党执政,因此国民党指派的外交人员有权签署,但是回到国内是否作为国内法规落实,要看整个立法系统(含国民党内支持/反对人士、民进党、第三方利益集团)的逐条审查、转为国内法才能实现其效力。

这个程序是万万省不得的

从可能性上,如果国民党内对签署协定的意见是 60% 对 40%,那么这个协议是签署得下来的,而回到立法院内,国民党占 58% 的席位,民进党占 35%,那么民进党内只要有 66% 以上的人投反对,就足以令协定签署而不通过。

从结果上来说,涉及国家核心利益以及体制的议案中,迫于外交考量签署而不在国内立法落实的情况比比皆是,我给你讲个笑话:大陆地区是人权两公约(《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方。

中华民国立法院议事法明确规定立法需要经过立法院开会讨论表决通过。

因此,在协定送到立法院时,民进党第一时间要求召开公听会,随后进行实质审查。公听会共 20 场,然而国民党立委张庆忠曾在己方 10 场开完,民进党只开 4 场的情况下强行单边拉入审查,最终在各方指责不了了之。民进党的公听会于 3 月 10 日结束,党民交流也取得了卓著的效果,70% 民众认为协定需要逐条重审。趁热打铁,民进党立委陈其迈于 12 日根据议事法抢排议程开始审查,本来,正常的民主争论应当开始。

但是,又是这个法盲立委张庆忠,在周一的会议中公然践踏议事程序,拿个麦克风在角落里宣布审查已经通过了

去年六月送立法院,两党协商开了 20 场公听会,七成民众都赞成要逐条审查,刚刚开始实质审查的议程,突然来个超过三个月视为通过,其掩耳盗铃程度只有大陆的对日政策堪与一比。

而追溯其原因,其本人的说法是篡改协定性质,划进民国法规分类宪法、法律、命令中的行政命令一级,无需审查。可是缔约类文件一律应以法律落实,甚至对于民国这样的小国生死攸关的贸易协定,依宪法重要性进行审查表决也不为过,作为以不违背宪法法律为条件的命令是绝对达不到的。还且不说协定既然为对大陆外交的产物,如果成了对全体国民的行政命令,难道马英九吴伯雄认为民国政府是大陆地区政权的下属机关?

说起来,国民党这次事件中所表现的嘴脸的确越来越有大陆地区官场的范儿了 :

newtalk

因此部分学生没有逐字阅读服贸协议并不构成我们嘲讽此事的理由,他们关注的是民主本身。

不用管你服贸协议是什么,践踏民主程序就该斩立决,你把民国作大陆,我教蓝党变匪军。

少年自由则国自由

在民主监督程序遭到践踏,国贼当道,法治延续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今日民国的学生,表现出了五四、五卅前辈们风范,毅然挑起了发出社会呼声,关注家国天下的重任。

而他们远远不是抗议人群的全部,不是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挑东西起来的群氓。

事实上,这只是民进党筹备的周五全民包围立法院行动的前奏,在民调已经多数倾向审查的情况下,立法院内的国民党立委并无任何民主的说辞可以依赖。民进党固然需要对前来的群众进行帮扶、组织。但这都是国民群众最为正常的表达行为,是生而为人的固有权利,当然,不排除一些大陆人认为自己没有。

值得注意的是,直接许可了示威活动继续存在的,并非学生的所谓暴力,而是立法院方面的默许。其实民国政府在治安方面的强制力并不比大陆地区差太多,只是行政机关及所属治安单位不能主动干涉立法机关的分权原则。立法程序出了问题遭遇示威,这是立法院与国民的自家事,只有立法院主动请求的时候才会有治安协助。但是这次,立法院长王金平沉默了。沉默的理由我想很简单:立委违法,引火烧身,曲在己。

而在现场的示威学生,并不如大陆媒体断章取义所认为的那样极端,他们成立了 150 人的治安队,并且对前一天部分同学激愤之下砸匾的行为进行了反思。很多对零星几张视频新闻截图就津津乐道台湾学生的脑残民粹的围观者,我只能建议你们去把所在视频源找出来看完,树立个完整的印象,哪怕多看几帧呢?

糾察隊員中原大學財經系學生陳亮廷接受 TVBS 訪問時,說「破壞設備當然是不對的。」
攻佔立法院抗議行動進入第 3 天,學生團體,化衝動為祥和,成立糾察隊,維持現場秩序,由於先前攻入議場,部分學生喝啤酒拍照,甚至破壞麥克風沙發等國會公物,一度引發外界非議,擔心抗議活動,被模糊焦點,現場招募,成立 150 人糾隊,幫忙發水,物資及維持秩序,糾察隊表示,20 日上午採取靜坐,場面平和、破壞公物的確不對,有糾察隊員為此出面鞠躬致歉。

因此,这次事件在一个正常的旁观者眼中,是一个完全地、由立法委员违法为合理起因的,大学生凭自身觉悟执行民主程序、行使民主权利、通过非暴力不合作坚决捍卫程序正义和国家利益的正常事件,对于民国这个地缘政治复杂、宪政落实严格的国家来说实乃司空见惯的正常政治事件,是梁启超少年自由则国自由的根本体现。

服贸协议送委至今朝野相争半年多大学生也作壁上观,他们偏偏在立委的违法行为触及法治宪政底线的当口才占领立委,这种经过头脑的理性敏感远非大陆奉旨上街的抗日游行可比。

到场的原大陆学生运动人士吾尔开希评价说学生能够在历史的关头能站出来,说明台湾岛是有希望的,民国是有希望的。

大陆地区的希望,又在哪里?

与虎谋皮的服贸协定

看到回答列表里如此之多他们根本没好好读服贸协定。因此虽然在第一条里已经阐明了抗议与协定本身关系不大,我还是当仁不让地逐条读完了作为理科生本不必读的服贸协定全文。

于是我知道了,这些叫嚣别人逐条读完的人才是真没有读过服贸协定。

因为协定正文的每一条,都是服贸总协定上逐条抄下来的屁话,基本可以用除了另有规定的以外我啥也不管来概括。民国、大陆均是WTO成员,不可能违反服贸总协定的最低标准、原则上也断然不会让出一点点标准以外的利益。

这群五十步们应该叫人逐条读的是服贸协定承诺表,这张表才是服贸协定所需要落实的细节,也是大学生要求逐条重审的利益关系本身。双方承诺表的新华社标准稿在此

由于并非商法专业人士,对于这两张承诺表只能从国际法和比较法的角度作出一些结论:

  1. 国民党并不愧为民国执政党,做事还算有底线。在事关民国的经济、交通、金融市场安全方面的几个命门的持股问题上毫不松手。主要体现在海运、路桥、通讯业不允许大陆具有控制力。当然,大陆方面也如此做,双方各将核心事业的对方持股比例压在50%以下,金融上民国因经济体总量小,几乎不允许大资金干涉,金融承诺卡得更小些这也是国际惯例;
  2. 双方一致规避低素质务工人群跨境流动,也不鼓励台胞长期定居大陆。这至少从客观上避免了大陆农民工涌入台湾然后过几十年玩克里米亚公投的最恶性情况,这件事谈得也比较到位;
  3. 总体要价上来看,民国处于严重劣势,新的服贸协定并不能帮助民国发挥高精尖优势,反而会进一步加大大陆的廉价服务成本对民国服务贸易的不正常冲击,助长大陆人已然习惯的大陆养活了台湾偏见。在一部分具体条文上,国民党很明显是无牌可打,吃了大亏,比如非常重要的关于批发经销的条文:

    大陸對配銷的承諾

    大陆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对跨境交付不做承诺。而且限制台湾品牌在大陆的影响力,65% 与 30 家的限制就是要么不许做大,要么变成国企。

    (这可是自由商品贸易的核心,批发——零售啊!)

    台灣對配銷的承諾

    反观台湾,对大陆批发零售企业一路绿灯,门户洞开。当然这也是迫于劳动力价格的无奈,8 块钱一包的张君雅小妹妹和 1 块 5 一包的小浣熊竞争起来,限不限制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长此以往,大陆愤青动辄大陆卖给台湾吃的喝的养活了他们的呼声可要愈演愈烈咯~

综上,弊大于利是那是肯定的,但不一定就不能签,这中间很多的弊端是小国面对巨大经济体的马太效应造成的。是眼前的钱重要还是国家的前途重要,还是说眼前多赚点钱对国家的前途也重要,这过程中就需要民主的商讨,因此只要国民党接受对话合作,回到民主政治的轨道上来,以民国的国民素质并不会因为一纸条约而唾弃之——李鸿章也是忠臣啊!

当然对于某些沾染了一身大陆气的腐烂官僚来说,哪个重要是显而易见的,学生们砸他的牌坊并不冤枉。什么你说于右任提写的牌坊?——他们配吗?

张庆忠与抽屉里的陆商名片
违法当事人、张庆忠抽屉里搜出的陆商名片

自以为富有的乡下佬

我是看到 @yolfilm 的回答以及他最近顶着无脑反对的坎坷才关注到这个问题的,在此我再次见识到了知乎群体素质的下滑和祖国全新的政治正确。因为这与陆台关系和大陆媒体近几年的强势息息相关所以我就放在结尾说说无妨。

这次立法院事件正如克里米亚事件一样,墙内墙外完全不是一个氛围,大陆媒体论证民主无能独裁万岁似乎变得比二十年前强有力多了,玩的手段也越发花样百出,现在的砸牌照片啊,视频截图自配字幕啊等等看起来也有图有真相了很多。这也助长了大陆愤青玩双重标准打压对岸的勇气,比如 yol 叔就针对普遍的大陆人自豪过度现象讽刺了两句就受到了足以令之哭笑不得的睁眼瞎指责:

yol 叔:

「咋不能感谢大陆的善意呢?」

「感谢呀,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评论里马上有人揪着跟进了

@林川

大陆人很少听到什么让台湾谢主隆恩的心态,台湾却总以抵制这种心态来标榜自己,仅小窥心态这一点上,恐怕攻守之势互异也

还拿了 111 个赞呢,那让我们来看看单这些回答里多少人有这心态:

台灣的經濟的確已經沒有退路,唯有依存大陸才能不再原地踏步。
日本玩高端,韩国中端,东南亚低端。你屁大的地方玩中端可是现在的不容乐观,韩国抢的差不多只剩内衣了(个人觉得这还是乐观看法,我打算写裤衩来着!)除了依附大陆这个庞大的经济体我真的看不到还有啥办法了!!
这种人上着大陆的网络,靠在大陆打工生存也就罢了,整天言语之间显示着优越感

还有这位直接辱骂 yol 叔的 @Kouji Minamoto 同学:

還有關於台灣人他們的心態,島國心態比較多啊,和你吵,吵不過就無理取鬧要不然就不說話了,顯得是你去惹他,這樣的人知乎某位來自寶島的大大就是,而且很典型,你有理有據,拉黑你;你無理取鬧反而會留在那裡顯示出他的優越。呵呵,Y大大好生厲害

本来人身攻击什么的不归我管,可是我记得你还问过一个问题:

kouji

自以为富有的乡下穷人——
啧啧,我正想给你们个概括呢,不客气拿走了。

倒掛國旗

響應太陽花學運,倒掛中華民國國旗,擔任臺灣的痛覺細胞

For hundreds of years inverted national flags were commonly used as distress signals .
Distress signal – Wikipedia

我國沒有法律規定倒掛國旗的涵義。我們參考美國國旗法的規定

載點

  • SVG, 761 B
  • PNG, 14 KB, 900 × 600 像素

該圖修改自維基共享資源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我將此作品釋出至公有領域

這張 PNG 點陣圖是用 canvg 轉出來的。請不要用 Inkscape 轉這張圖,會杯具。

The Day We Fight Back

本文翻譯並改寫自 The Day We Fight Back 官網。

親愛的網路使用者:

在 2012 年一月,我們以史上最大的網路抗議行動阻止美國 SOPAPIPA 的立法。如今,我們又面臨了一個破壞網際網路且掏空我們生活在真正自由的社會的重大威脅:大規模審查 (mass surveillance)。

為了慶祝二年前我們對 SOPAPIPA 的勝利,並追憶其領導者之一,Aaron Swartz,我們計畫在抗議大規模審查。

我們一同向監視、收集、分析我們數位動態的霸權說不。我們表明,此舉與民主法治不相容。總之,若我們堅持到底,就會贏得這場戰鬥。

我們會在做什麼:

若你在美國
本站連同全球四千多個網站會顯示一張橫幅,催促人們打電話或寄電郵給美國國會。我們要求議員反對 FISA Improvements Act ,支持美國自由法案 (USA Freedom Act),並制定對非美國人的保護措施。
若你不在美國
我們會催促閱聽人採取適當措施保護隱私。

參與活動:這是屬於你的時刻

SOPAPIPA 的抗議能成功正是因為我們整個網路社群動起來。正如 Aaron Swartz 所說,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故事中的英雄。我們可以制定日期,但我們需要你們,也就是網路使用者,讓它成為一場運動。

現在就採取行動吧!

在你的個人網站加入橫幅

就像本站一樣。點選此處觀看源碼。

告訴全世界你的參與

分享訊息
更換你的大頭貼
Ben Franklin quote about privacy and security Lebowski is against surveillance too This person is in for The Day We Fight Back We're protecting you - keep browsing
分享圖片到 Facebook

參與 Reddit 上的討論

展現你的創意

這一刻是我們這些關心網際網路存亡的人所構成的廣泛社群創造的。張貼關於美國國安局的迴響。製作、分享漫畫等訊息 (meme)。架設網站。組織活動。

然後知會主辦單位,讓我們可以宣揚你的作品。

自由地創作吧!

現代的著作權法在美國遭到迪士尼等利益團體遊說,再動用 301 條款對外散布,是對大財團有利的著作權法。現在的著作財產權禁止閱聽人修改、散布的,即使是非商業地散布非商業地散布對獨立創作者有利,因為這可以增加著作人的知名度。我們的《著作權法》正是酸酒前的猛狗,阻礙了獨立創作的發展。

不過我們知道阻止閱聽人複製、散布是不道德且不可能的。除非把所有人的眼睛、耳朵挖掉,改裝電子義眼、義耳,不然類比漏洞永遠存在。

資訊渴望自由。
Stewart Brand

我們人類是在物理世界的存在。所有的訊息必以電磁波機械波的形式傳遞才能被人體感知。例如螢幕把數位圖像以光,也就是電磁波,的形式放出,才被人理解。同樣地,數位音樂經喇叭轉成聲波,也就是機械波,才被人感知。若要複製訊息,充其量我們把螢幕、喇叭錄下來,誰奈何得了我們?拜託,這是我們的機器!

阻止閱聽人複製不僅技術上不可行,法律上也不可行。以下討論我國《著作權法》第四款,即第 44 至 66 條,對合理使用的保障。

若不幸真的與人在著作權上發生爭議,請參考章忠信〈著作權侵害案件的抗辯三部曲〉。

此外,當我們由倫理的角度思考時,會發現侵權不太像是不道德的行為,剽竊才是。著作權無法阻止剽竊,反而掩蓋真正的道德思考。

智慧,不是財產。智慧,是廣告看板。

創用 CC 授權

阻止閱聽人重製是如此地困難,不如我們就先允許別人重製。這是創用 CC 的基本精神。在非程式的著作中,創用 CC 是最廣泛的授權。所有創用 CC 條款都允許閱聽人進行非商業地複製,也都要求閱聽人標示作者姓名。創用 CC 條款由四個元素組成。

姓名標示 (BY)
你必須按照著作人或授權人所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非商業性 (NC)
不得將著作進行商業目的之使用。
相同方式分享 (SA)
若對本著作進行變更、轉換或修改,僅得依本授權條款或類似之授權條款散佈該衍生作品。
禁止改作 (ND)
不得變更、轉換或修改本著作。

其中 BY 條款為必選,而 SA 與 ND 互斥。因此共可組合出六種授權條款。創用 CC 的精神與正常民主法治國家的法律相同——一切允許,除非明令禁止。所以條款的圈圈越多,理論上是給予閱聽人更多限制。

但我認為 CC 條款過於多樣化,而選項過多是一種困擾。所以我們在此重新檢視 CC 條款的優劣與如何選擇適合你的條款。我認為 CC 只需要留下 BY, BY-SA, BY-NC 三種條款即可

不要使用 ND

ND 為你帶來的益處實在很小,而且給你虛偽的安全感。作者常以為它做了一些它其實做不到的事。

  1. 它無法阻止合理使用。
  2. 它無法阻止戲仿拼貼
  3. 它無法阻止作品被引用。
  4. 它無法阻止作品被誤解。

後三條其實是第一條的結果。資訊渴望自由,再加上言論自由、秘密通訊自由是憲法所保障的,因此我們無法阻止訊息的自由流通。世上當然罔顧自由權的國家,但她們也罔顧著作權,不是嗎?而 BY-ND 的法律條款也說了:

Nothing in this License is intended to reduce, limit, or restrict any uses free from copyright or rights arising from limitations or exceptions that are provided for in connection with the copyright protection under copyright law or other applicable laws.

我建議 CC 當局廢除 ND,而廢除 ND 是很容易的。畢竟它禁止改作,所以早已是死巷,當局只要不再推出新的 ND 條款即可。

BY-NC 與 BY-NC-SA 無顯著差異

作者常對 BY-NC-SA 有些迷思。

  • SA 允許其他人分享我的作品。
  • 若沒有 SA,別人會控告我拿我的作品的衍生作品營業。

以上皆非。

首先,NC 比 NC-SA 開放。還記得嗎?圈圈越多,給予更多限制。再者,你是作品的著作權人,對作品有任意使用的權利。非商用這名字取得不好,保留商業壟斷權倒傳神些。

CC 的律師也表示 NC 已經蘊涵 SA,即有 NC 的作品的衍生著作必須也含有 NC。因為若衍生著作沒有 NC,則這個衍生著作反而可商用,產生矛盾。NC 阻止作品進入自由領域,即 BY 和 BY-SA,所以 BY-NC-SA 與 BY-SA 毫無關聯。BY-NC-SA 的名字容易讓人產生錯誤聯想。

只考慮三種授權

我們已經把問題簡化許多。現在只剩三個選項。

BY
你希望你的作品能讓越多人看見越好。只要標示你的大名,別人要怎麼用,即使是用了你的作品開發商品,你都開心,因為你也出名了。你的作品可以放在維基百科。你應該也會認同 MIT 授權條款。你可能是自由主義者。
BY-SA
閱聽人只能以 CC BY-SA 或 GFDL 發布衍生著作。你有滿腔熱血,喜歡加倍奉還。你給 copyleft 一個讚。你的作品可以放在維基百科。你應該也會認同 GPL 授權條款。你可能是社會主義者。
BY-NC
這適合要開發周邊商品的你,像 xkcd 那樣。但請注意你的作品不屬於自由文化,因為閱聽人不可以商用改作。只有你可以你畫的圖做成的海報、貼紙

自由軟體

根據自由軟體基金會定義,當軟體使用者有以下四項自由,這個軟體就是自由軟體

  1. 以任何目的運行該程式。
  2. 取得軟體的源碼並學習程式的運作、修改為你想要的樣子。
  3. 隨意發佈軟體副本以幫助別人。
  4. 隨意分發你修改的版本(包括源碼)給別人。此舉可使你的版本惠及社群。
自由軟體心智圖
自由軟體心智圖

自由軟體仍然具有著作財產權,並不屬於公有領域。而因為自由軟體必定開源,必然遵守開放標準

電腦程式在著作權法上的地位比較特殊。首先,因為程式可被多種資訊載體容納,可說是不具有實體,因此與實體財產權相關的耗盡理論通常不成立。程式作品跟其他作品很不一樣。程式設計師輸入機器的通常是源碼,經過直譯或者編譯再執行產生行程,才會產生使用者期待的效果。

此外,程式互相鏈結是很常見,甚至是應該受鼓勵的現象。然而,假設有程式作品甲,而你設計了作品乙與甲鏈結,即使你並未使用甲的源碼,乙可能被認為是甲的衍生創作。有時這是我們不樂見的副作用,因此這是法律專業人士在撰寫程式授權時要特別考慮的一點。

本文我們只探討自由軟體授權。自由軟體具有以下特性:

開放源碼

為了保障自由 1、3,自由軟體必須開放源碼,而且不可以被打亂。稍後我們會再討論開源軟體

不特定授權對象

即使軟體一開始只散布給特定人,然而因為這些人可以隨意發佈軟體副本,而接受者只要符合條款就是合法的被授權人,一樣擁有四大自由。

此外,拿到程式與授權的人可以再和最初授權人,通常是作者,另行商談專有授權。

不限制使用區域

四大自由:執行、研究、修改、散布,是全人類的基本權利,當然沒有區域之分。

免權利金

權利金僅僅是購買使用權,甚至可能會限制使用者、時間、地區、方法,還會依不同價格施捨不同權利。這樣的權利是人類共有的,不需得到廠商施捨。

要特別注意的是,自由軟體不代表非商業用途。相反地,自由軟體必須容許商業用途才能成全自由 0。現在商業自由軟體開發已經很常見且重要,例如 RHEL 在很多伺服器上運行著。

不擔保

因為免權利金,所以也不能要由自由軟體授權人擔保軟體的品質與功能的完整性。但是自由軟體仍然不可以做違法的事,例如放火把你的房子燒了。

部份自由的軟體

不自由的專有軟體雖未完全符合自由軟體的要件,但是有些具有四大自由的部份,所以也在此提出討論。

開源軟體

自由軟體必為開源軟體,因為這樣才能讓使用者學習程式的運作並修改程式。許多人把自由和開源視為等同,但若仔細審視定義,自由軟體其實是開源軟體的一種。不過兩者的差異並不明顯,且絕大多數的開源軟體都是自由的。

免費軟體

使用者不出要付錢就能使用免費軟體。就定義上而言,一個軟體是否免費與是否開源無關,但多數自由、開源軟體都免費。不過有許多免費軟體是閉源的。

閉源的免費軟體有 Adobe Flash Player, Adobe Reader, Wbridge5 等。

要特別注意的是,若軟體以試用期等手段限制使用者使用,則不是免費軟體而是共享軟體。

共享軟體

共享軟體可以自由散布,但是軟體常利用有限期的試用機制限制使用者使用。共享軟體不是自由軟體。最著名的例子是 WinRAR。由此可見 RAR 不是開放標準。

全文未完

海盜灣備份

這是海盜灣於 2013 年 2 月的資料庫,小到可以放進隨身碟裡。為什麼我要參與備份海盜灣運動

磁力鏈結 下載大小
輕量海盜灣備份 78 814 216
完整海盜灣備份 662 012 538

這些鏈結指到的是 BitTorrent種子檔案,因此你需要有 BitTorrent 客戶端以及正常的網路連線。

對於台灣中南部與學網等不正常的網路,則需要翻牆。翻牆技術將另文探討。